帆布袋订做

厂家订做各种帆布袋

原创 《指路灯》第三章 蹉跎年华(三)

admin2022-12-0525

原标题:《指路灯》第三章 蹉跎年华(三)

微信号:15838231350
添加微信好友, 获取更多信息
复制微信号

原创
  《指路灯》第三章 蹉跎年华(三) 第1张

《指路灯》第三章 蹉跎年华(三)

原创
  《指路灯》第三章 蹉跎年华(三) 第2张

乃文扛着一袋玉米面,玲妹掂着小米、小豆和红枣,来到西安大姐家。一家大小喜气洋洋。宝宝、羊羊吃着大红枣:“好甜啊,三舅,你从哪儿买的?”

素织给一个孩子抓了一把:“出去玩吧,一会儿回来吃饭。”

乃文问:“方哥呢?”

素织说:“去北乡贩红薯,天黑了才回来。”

她看了看玲妹:“长高了,虽还有点单薄,但已成大姑娘了。你小小年纪替我们在家侍候咱妈、咱婆,真难为你了。”

玲妹说:“咱婆一有啥事都三呀、文呀的叫,她断气前几个月都不好好吃饭,腿又不能动,一天到晚在床上躺着。我怕她身子板烂,不时帮她翻身。身子越来越轻,最后,瘦的成一把骨头了。

她快咽气时拉着我的手说:你小小年纪就没了娘,多可怜。我走后让你姐姐、哥哥好好照护你,把你带大成人。”

大姐把玲搂在怀里,眼泪哗哗的掉,后来竟放声嚎啕大哭起来。乃文、素玲跟着也哭了起来,哀伤的气氛充满了低矮潮湿阴暗的小屋。

过了一阵,大姐擦擦眼泪说:“下车还没吃饭吧?晚上搅个玉米面汤,买几个烧饼在家吃饭。”

乃文说:“我得赶快回学校,恁多天了,不知道班里有啥事没有?晚上你把玲的住处安排一下。”

大姐说:“玲、我、小姝挤在里间床上;羊羊、小玉兄弟俩住外间,白天把床撤了;你方哥带着宝宝住单位保管室,就是你原来住的那间房。

第二天,卫素织就四处托人给玲妹安户口和粮食关系。可是屡屡碰壁。几个月过去了,仍无消息。

素玲平时在家做饭,礼拜天,领着几个外甥到城墙根、大路边、庄稼地挖野菜。她自小在家做饭,学会了勤俭持家、调剂生活。她把剜来的野菜和方哥在夜里从菜市场拾来的菜叶子,洗净剁碎,包包子、饺子、烙菜合子,把面皮擀的透亮,怕饺子下锅烂,就上笼蒸,一家大小都喜欢吃。尽管当时粮食标准很低,她又没粮食标准,经她这样一调剂,每月生活还勉强过得去。

不久,问题还是来了。王方是个后娘。与继母的关系处得不好,经常因与异母兄弟争吃食、玩具,受到打骂。

一天,抗日的国民革命军来到永宁县,分别驻扎在城里和城外的村庄。部队的一个通讯机关就住在他家。他经常帮助摇发电机,看着通讯兵嘀嘀嗒嗒的收发电报,十分好奇。

一天,秦学斌处长问:“小朋友,好玩吧?想学不想?”

他说:“我能学会吗?”

秦处长:“你这个机灵鬼肯定能学会。可是当兵打鬼子,说不定会掉头的,你怕不怕?”

他说:“不怕!”

就这样他人了伍,跟着部队南征北战五、六年,日本投降时他当了通讯处长。三年内战期间,他所在的部队在陕南起义整编为解放军,编人解放四川贺龙的部队。四川和平解放后,他请假回家成亲,因钱少,想赢几个钱再回家。

他下赌场前去拜过神,不想一场下来把仅有的钱输了个净光。一气之下,到山神庙把神像砸了个稀碎。部队借整顿裁员之机,把档案交给他,让他转业回家。他打开档案,看到评语是:破坏神庙的坏分子。他一气之下,把档案撕了。回家成亲后就与卫素织一起来西安了。

解放初期,镇反、肃反、三反、五反运动不断,要人人审查过关,他也不例外。让交代历史,他又不说,街道居委会只知道他是个通讯兵,也没有深究,让他在市里干个拉车、搬运之类的出力活,养家糊口。运动越来越多,越来越细,街道要清理人员,以他身份不清为由,下放回家。他与素织商量,想带孩子一起回家种地,不再受这窝囊气了。

她是个初中毕业生,在街道办的集体厂子当会计,每月26元工资,虽然苦点,但算是站住了脚。素织坚决不回,带着孩子留下了。王方一人回老家了。

王方在时,一月挠抓个三、四十元,补贴家用,虽说苦点还可以勉强过得去。他这一走,就凭素织每月那26元工资,养活6口人,实在困难,何况玲妹还没吃粮指标。他们住的是大杂院,院里有个叫杨娥的,在区工商局抓青年团工作,为人和气、热情、友善,素织每月接不上头时,常去她家借个块儿八毛的,下月一发工资赶快还上。

杨娥也隔三差五给接点零活让素玲做做,挣个块儿八角的。王方回家后,租用的架子车也退了,乃文只好利用星期六、星期日,到郊区给菜农薅草、推水车,或帮建筑工地挖沟、抬土、搬砖、运料,一家人为几张嘴忙碌不已。

一天,杨娥过来说,朝邑农场来招农工,月工资20元,素玲若愿去,她可以帮助把户粮关系转过去。这真是天大的好事,素织满口答应了。

晚上她又把乃文叫到家里来一块商量,自然都没意见,她忙着给玲妹准备衣服、铺盖、日常生活用具。没几天玲就到区里集合,坐上农场派来接人的解放牌卡车,在区领导和广大群众锣鼓喧天的欢送下,上路了。

大荔县朝邑农场用拖拉机在黄河边开垦出了大片耕地,种上了蔬菜、粮食、林果,还有鱼塘和饲养场,主要供应西安的市场。素玲被分配到农业队。她毕竟是农村娃,农活上比城市娃熟悉多了。她心情好,能吃苦、不怕累,干起活来从不计时间。这天吃罢午饭,她就独自一人下地了。

待大家上工时,她已锄了半出地。这时,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走过来:“你叫啥?”

“卫素玲。”

“啥文化程度?”

“高小毕业。”

“你会看总机吗?”

她没听说过,也不知道总机是什么玩意儿,顺口说:“不会。”

“愿学吗?”

“啥叫总机?我能学会吗?”

“能,能,一定能,就是苦点,要值夜班。"

“苦累我不怕。”

“那你明天别下地了,到场部报到去。”

这个老头是农场的场长,叫杜红军。

未完待续......

关注洛宁城事

阅读精彩内容

原创
  《指路灯》第三章 蹉跎年华(三) 第3张

作者简介:卫冠武,男,汉族,1943年元月生,东关村八组人,家住担水堂后祖师阁前。1969年西安冶金学院毕业后,被分配到安徽省马鞍山市中国第十七冶金建设公司,任工程公司副经理,副处职务。后调入总公司劳资处,先后任副处长,处长十多年,高级工程师。2003年在劳资处退休 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本文链接:http://fanbudaizi.cn/post/6391.html

阅读更多

网友评论

复制成功
微信号: 15838231350
添加微信好友, 获取更多信息
我知道了
添加微信
微信号: 15838231350
添加微信好友, 获取更多信息
一键复制加过了
15838231350
微信号:15838231350添加微信